Search
  • Alman Li

「我還是再要一杯上次的 Bowmore 吧!」

「我還是再要一杯上次的 Bowmore 吧!」


再次來到台灣南部高雄市的這家威士忌酒吧,輕鬆的氣氛、簡潔的裝修,但令筆者最念念不忙的,還是幾個月前的一次美麗邂逅。



門口的窗廚已經有琳瑯滿目的威士忌

酒吧內還有一系列的日本威士忌,包括近年灸手可熱的秩父 Chichibu 罕有款式

其實筆者也是近年才開始比較認真地去學習品嚐威士忌。今次湊巧因為出差到高雄關係,當地的工作伙伴介紹我來到這家威士忌酒吧,當時簡直大開眼界,整個酒吧都是世界各地琳瑯滿目各式各樣的威士忌酒。好像小孩子進入玩具店一樣,擾嚷了好一陣子,才決定點選 Wemyss Malts 的 1998年 Bowmore single cask release “Mocha on the Deck”。



Wemyss Malts 的 1998年 Bowmore single cask release “Mocha on the Deck”

品嚐威士忌,當然由聞香開始。

淡淡雪梨桶香混合了點點煙勳燻香,雖然是原桶強度(59.3% 的酒精度),但聞起來輕柔不刺鼻。


急不及待喝下一小口,讓它和舌尖緩緩纏繞,輕輕的水果及乾果味,再來是點點果仁、黑巧克力及恰到好處的煙燻味,不其然要默默閉上眼睛來感受,嚥下去後,口腔還留著淡淡果香及微微煙燻,那雪梨桶的感覺歷久不散。


在筆者短淺的威士忌年資中,難得的一支既複雜又平衡的威士忌,也打開了我對 Bowmore 這個酒廠品牌的興趣。


這一支 Wemyss Malts 1998年 Bowmore “Mocha on the Deck” 就是我「上次的 Bowmore」了。


事隔差不多半年,今次筆者是獨自一人來到醉俠酒館,除了希望再遇那一試難忘的 Mocha on the Deck 之外,也把握機會品嚐了另外兩支不同 IB (Independant Bottler 獨立裝瓶商)但也是 Bowmore 的威士忌,分別是 Adelphi Selection 的 Bowmore 19年(1997-2017)及 Cadenhead’s 的 Bowmore 16年(2000-2016),隨意的挑選,但造就了巧妙的配合。三支年代接近的 Bowmore 竟然呈然三種鮮明但迥然不同的風格。


三支年代接近但風格迥然不同的 Bowmore。

第一支的 Mocha on the Deck 驚艷依然。 第二支 Adelphi Selection Bowmore 19年,強烈的雪莉酒香味四溢,那種爆發感令我回憶起久違了的 Kavanlan Solist Sherry 感覺,刺激、驚喜,我還在猜這一支會不是是 First Fill Sherry 桶,才會令這支 Bowmore IB 充滿了精彩的雪莉口感(fact check: 這支是 refill sherry),後段及餘韻也是滿滿乾果、巧克力及煙燻的平衡配合。


Adelphi Selection Bowmore 19年

第三支 Cadenhead’s Bowmore 16年,竟然是另一個世界。聞起來的清草、青蘋果香和淡雅清甜的花香,如果不知道是 Bowmore 的話,我會相信這是 Speyside 或 Highland 的威士忌呢! 入口也是一股清新的水果感覺,尾段有非常輕盈的泥煤味,但餘韻較短,不過驚喜十足。


Cadenhead’s Bowmore 16年

同樣的 Bowmore,不同的 Bottler,有著顯著不同的風格,證明了蘇格蘭威士忌產地其實是一個很籠統的區分,陳釀過程才是關鍵,這樣浪漫又難以科學解釋的曖昧,難怪威士忌在云云烈酒中有著最多傳說與故事,也深深地吸引著筆者踏入了這個泥沼中不能自拔。

對了,好像以前蘋果總裁 Steve Job的發報會一樣,我也有「One more thing」,就是筆者對三支 Bowmore 的評分。

Wemyss 的 Mocha on the Deck,絕對是筆者一試難忘的選擇,一定是一個滿滿的「A-」;第二支是 Adelphi Selection 19年,筆者也會給予一個非常正評的「B+」;最後一支是 Cadenhead’s 的16年,那種和我對 Bowmore 一向感覺非常矛盾,但仍然非常討好,所以也會給予一個「A-」的評價。(筆者的評價是由 A 至 C,每個等級也分別再有+/-,另外再加一個「不願置評」的 F 級,一共十個評分。)


不知道下一次再去醉俠酒館,我會不會繼續這樣說:「我還是再要一杯上次的 Bowmore 吧!」

62 views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

ISLAY WHISKHY EXPERIEN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