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arch
  • Tiga Chan

1962 - 威士忌界最浪漫的愛情故事

這便是當時日本算是最高級別的威士忌。

每一個瓶身都是獨一無二,因全是手工吹製的水晶玻璃瓶,而每一個塞子都是因應瓶口的大小而要特別設計。



這般費勁,為的是記念他的愛妻。

他,名叫竹鶴政孝,在1919年越洋學習威士忌的製造,祈盼把技術帶回日本,開創屬於日本的威士忌。豈料,他第二年就「不務正業」,學人談戀愛,還把RITA帶回國,準備結婚。

幸好,RITA也屬於賢淑型,一直鼓勵和支持竹鶴,即使遇上酒廠經營生意不佳、雙方父母極力反對、國民排外等問題,也都不離不棄,最終余市蒸餾所揚名全國。


然而RITA在1961年早一步離世,若你是竹鶴政孝,會如何記念這四十載的愛情?



雖然我還未有那般幸運,能一嘗那四十年的愛情故事,但至少我能涉足「余市」及「宮城峽」蒸餾所,感受那份愛意。


在「宮城峽」所品味的 SUPER NIKKA 雖已經變成為普飲級別、親民級威士忌,但味道以一支 BLENDED 計,已是表現不俗,輕盈果香為主調,年輕酒體的辣道及青澀是能嗅得出來,但口感尚算順滑,越嚼越香多Vanilla香甜充滿口腔,餘韻簡單且短,加冰飲更易入口,一款老少咸宜的 BLENDED (B-, 80分)。宣傳文雖寫有 a hint of smoke,但著實感受不多。


問題來了,1962年的 SUPER NIKKA 是採用大量來自余市的麥芽原酒(厚重、泥煤型),但為什麼現在的 SUPER NIKKA 卻像來自宮城峽(更多果香氣息)?


或許,大家與我一樣好奇現在的 SUPER NIKKA 是 如何調配出來的?


NIKKA現有庫存接近100萬桶,分為幾千批次,每年六月 Blenders (6-8位)聚在一起測試 2000-3000份樣本,根本不會理會那桶是來自 宮城峽 或 余市,重要的 是 聞香上能達至 Blenders 心中所想的感覺。


每天,每人要試150款左右的份量

所以根本不能一一品嘗,只能聞香,筆錄加想像 (難怪很多日本調和式威士忌都是聞香勝於品飲⋯⋯似乎找到一點頭緒)。唯有這樣,才能一個月內完成目標,篩選出數十款中段樣本,再從中挑出一號、三號及十號樣本(例子),眾BLENDERS都同意下,以特定比例來調配出 SUPER NIKKA。

那麼,1962年的呢?



是竹鶴政孝的力作,精挑細選出余市的麥芽原酒(我猜也該有很多超過30年的吧~),只有1000支,雖寫BLENDED,但該是余市的 SINGLE MALT 為主(當時宮城峽蒸餾所並未建成)。

所以,現在的 SUPER NIKKA 對於我來說,更像是一個「產品」,而 1962 的 SUPER NIKKA 是一種 「精神」。

現在 SUPER NIKKA 只是 NIKKA 集團 (更正確是 Asahi集團)旗下一支比較有故事性的、普飲級的 Blended。

說實話,喝了這款 SUPER NIKKA 沒有任何「要再喝多一口」的留戀,也挺乎合現在普遍日威潮流 - Clean & Estery。

我在想,那六位 Blenders,每年聚首一堂之時,會否爭論哪種味道更能代表竹鶴與RITA的愛情故事?



這些美麗的想像,是幻想?

我不知道,所以我期待與懂得欣賞的知音人一同品嚐更久遠的 SUPER NIKKA。





199X年的 (左)和 197X年的 (右)SUPER NIKKA

年代更久遠的,應該有更多甘苦與共的泥煤味吧!

--

*仍在威士忌三級制的年代,此為特級威士忌





Tiga Chan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,10年來專注提供專業公司培訓。2017年開始首次認真接觸蘇格蘭威士忌,並且瘋狂愛上,認為是歷史留給人類最好的寶庫之一。由此開始了威士忌品嘗,尋根,學問之旅。曾參觀,拜訪多間知名酒廠,並曾跟多位世界知名的威士忌大師學習。 2019年成立ISLAY WHISKY EXPERIENCE,以教學方式帶領威士忌新手學習蘇格蘭威士忌工藝與日本威士忌。至今已經開辦逾200場活動,分享交流逾1500人。

106 views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
  • Black Instagram Icon

ISLAY WHISKHY EXPERIENCE